《续资治通鉴·元纪·元纪二十一》

起旃蒙赤奋若九月,尽强圉单阏十二月,凡二年有奇。

     ○泰定帝泰定二年(乙丑,一三二五年)

  九月,戊申朔,分天下为十八道,遣使宣抚。

  诏曰:“朕祗承洪业,夙夜惟寅,凡所以图治者,悉遵祖宗成宪。曩屡诏中外百官,宣布德泽,蠲赋详刑,赈恤贫民,思与黎元共享有土之乐。尚虑有司未体朕意,庶政或阙,惠泽未洽,承宣者失于抚绥,司宪者怠于纠察,俾吾民重困,朕甚愍焉。今遣奉使宣抚,分行诸道,按问官吏不法,询民疾苦,审理冤沈,凡可以兴利除害,从宜举行。有罪者,四品以上,停职申请,五品以下,就便处决。其有政绩尤异,暨晦迹丘园,才堪辅治者,具以名闻。”

  太史院使齐履谦之江西、福建宣抚,黜罢官吏之贪污者四百馀人,蠲免括地虚加粮数万石,州县有以先贤子孙充防夫诸役者,悉罢遣之。福建宪司职田,每亩岁输米三石,民不胜苦,履廉命准令输之,由是召怨,及还京,宪司果诬以它事。未风,诬履谦者皆坐事免,履谦始得直,复为太史院使。

  以郡县饥,诏:“运米十五万石,贮濒可诸仓,以备赈救。仍敕有司置义仓,募富民入粟拜官,二千石从七品,千石正八品,五百石从八品,三百石正九品,不愿仕者旌其门。”

  己酉,海运江南粮百七十万石至京师。

  癸丑,帝至自上都。

  甲寅,禁饥民结扁担社,伤人者杖一百,著为令。

  乙卯,享太庙。

  己未,怀远大将军、来安路总管岑世兴上言,自明其不反,请置蒙古、汉人监贰官;优诏从之。

  丁丑,浚河间陈玉带河。

  礼部员外郎元永贞言:“特克实弑逆,皆由特们德尔始祸,请明其罪,仍录付史馆,以为人臣之戒。”

  汉中道文州霖雨,山崩;开元路三河溢。

  是秋,以太子宾客曹元用为礼部尚书兼经筵官,及大朝会为纠仪官,申卷班之令,俾以序退,无争门而出之扰。又谓太医、仪凤、教坊等官不当序正班,当自为一列,后皆行之。时宰执有欲罢科举者,元用以为国家文治正在于此,何可罢也!又有欲损太庙四时之祭,止存冬祭者,元用谓:“禴祀烝尝,四时之享,不可阙一,乃经礼之大者,其可惜费而废礼乎!”

  冬,十月,戊寅朔,张珪归保定上冢,以病辞禄,不允。

  岑世兴及子特穆尔率众寇上林等州,命抚谕之。

  癸未,以都尔苏为御史大夫。

  丁亥,享太庙。

  韩林学士吴澄致仕。先是澄庙议不行,已有去志,会修《英宗实录》,命总其事。居数月,《实录》成,未上,即移疾不出,中书左丞许师敬奉诏赐宴国史院,仍致朝廷勉留之意。宴罢,即出城,登舟去,中书闻之,遣官驿追,不及而还,言于帝曰:“吴澄国之名儒,朝之旧德,今请老而归,不忍重劳之,宜有所褒异。”诏加资善大夫,仍以金织文绮二及钞五千贯赐之。

  乙未,皇后受佛戒于帝师。

  丁酉,广西猺酋何童降,请防边自效,许之。

  十一月,戊申朔,周王和实拉遣使以豹来献。

  庚戌,舒玛尔节以岁饥,请罢皇后上都营缮,从之。

  宁珠以病乞罢,不允。

  丙辰,郭菩萨等伏诛,杖流其党。

  丁巳,幸大承华普庆寺,祀昭献元圣皇后于影堂,赐僧钞千锭。

  岑世兴结八务蛮班光金等合兵攻石头等寨,敕调兵御之。八番宣慰司官以失备坐罪。

  庚申,倭舶来互市。初,成宗遣僧使日本,而日本人竟不至。至是越二十馀年,始来互市。

  壬戌,敕军民官廕袭者,由本贯图宗支,申请铨授。

  丙寅,都尔苏复为中书左丞相、录军国重事。

  都尔苏密专命令,不使中外预知,监察御史赵师鲁上言:“古之人君,将有言也,必先虑之于心,咨之于众,决之于故老大臣,然后行之,未有独出柄臣之意,不咨众谋者也。”不报。都尔苏虽刚狠,亦服其敢言。

  丁卯,罢蒙山银冶提举司,命瑞州路领之。

  壬申,诸王鄂尔多罕,以追捕广西猺寇上闻。帝曰:“朕自即位,累诏天下悯恤黎元,惟广猺屡叛,杀掠良民,故命鄂尔多罕等讨之。今闻迎降者甚众,宜更以恩抚之。若果不悛,严兵追捕。”

  常德路水,民饥,赈之。

  十二月,戊寅,以达实特穆尔为中书右丞相、录军国重事,监修国史,封蓟国公。

  乙酉,帝复受佛戒于帝师。旋以帝师之弟将至,诏中书持羊酒效劳。而其兄遂尚公主,封白兰王,赐金印,给圆符;其弟子之号司空、司徒、国公、佩金玉印章者,前后相望。为其徒者,怙势恣睢,气焰薰灼,延于四方,为害不可胜言。

  监察御史李昌言:“臣尝经平凉府、静、会、定西等州,见西番僧佩金字圆符,络绎道路,驰驱累百,传舍至不能容,则假馆民舍,因迫逐男子,奸污妇女。奉元一路,自正月至七月,往返者百八十五次,用马至八百四十馀匹,较之诸王行省之使,十多六七,驿户无所控诉,台察莫敢谁何。且国家之制圆符,本为边防警报之虞,僧人何事而辄佩之?请更正僧人给驿法,且令台宪得以纠察。”当时以为切论。

  丁亥,修鹿顶殿。

  镇南王图布哈薨,遣中书平章政事柰曼岱摄镇其地。

  中书省言山东、陕西、湖广地接戎夷,请议选宗室往镇,从之。

  申禁图谶,私藏不献者罪之。

  京师多盗。癸巳,达实特穆尔请处决重囚,增调逻卒,仍立捕盗赏格,从之。

  甲午,召张珪于保定。

  壬寅,中书左丞赵简请行区田法于内地,以宋董煟所编《救荒活民书》颁州县。

  是岁,御河水溢。

  广西溪洞,自岑世兴而外,诸猺所在为寇,朝廷命行省督所属讨捕之。寻遣使奉诏分谕,或梗或降,终未能悉平也。

  以故翰林学士布哈、中政使布延图、指挥使布延呼尔为特克实等所系死,赠功臣号及阶勋爵谥。

  富珠哩翀以国子司业出为河南行省左右司郎中,丞相曰:“吾得贤佐矣!”翀曰:“世祖立法,成宪具在,慎守足矣。譬若乘舟,非一人之力所能运也。”翀乃开壅除弊,省务为之一新。

  ◎泰定三年

  春,正月,丙午,播州宣慰使杨雅尔布哈招谕蛮酋黎平庆等来降。

  戊申,元江路总管普双叛,命云南行省招捕。

  壬子,封诸王宽彻布哈为威顺王,镇湖广;迈努为宣靖王,镇益都。

  以山东、湖广官田赐民耕垦,人三顷,仍给牛具。

  征前翰林学士吴澄,不起。

  置都水庸田司于松江,掌江南河渠水利。

  戊辰,缅国乱,遣使乞授。

  安南国阮叩寇思明路,命湖广行省督兵备之。

  赈大都属县饥。

  二月,丁丑,购能首告谋逆厌魅者,立赏格,谕中外。

  壬午,广西全茗州土官许文杰率诸猺以叛,寇茗盈州,杀知州事李德卿等,命湖广行省督兵捕之。

  丁亥,中书省臣请罢征猺,敕诸王鄂尔多罕等班师,其镇戍者如故。

  甲午,葺真定玉华宫。

  丙申,建显宗神御殿于卢师寺,赐额曰大天源延寿寺。

  敕以金书西番字《藏经》。

  戊戌,爪哇来贡方物。

  庚子,以通政院使察纳为中书平章政事。

  甲辰,帝如上都。

  归德府属县河决,民饥,赈之,复赈河间、建昌诸路饥。

  三月,乙巳朔,帝以不雨自责,命审决重囚,遣使分祀五岳、四渎之神及名山大川并京城寺观。

  丁未,敕百官集议急务。中书省臣等请汰卫士,节滥赏,罢营缮,防猺寇,诸寺官署坑冶等事归中书,并从之。

  壬子,禜星于司天台。

  癸丑,八番岩霞洞蛮来降,愿岁输布二千五百匹,设蛮夷官镇抚之。

  乙卯,申禁民间龙文织币。

  戊午,诏安抚缅国。

  甲子,命功德使司简岁修佛事一百二十七。

  丙寅,翰林承旨阿林特穆尔、许师敬译《帝训》成,更名曰《皇图大训》,敕授皇太子。

  辛未,泉州民阮凤子作乱,寇陷城邑,军民官以失讨坐罪。

  癸酉,怀王图卜特穆尔子伊勒哲伯生。

  畿内、河北、山东诸路饥。张珪赴召入见,帝问曰:“卿来时,民间如何?”珪曰:“臣老矣,少宾客,不能远知。保定、真定、河间,臣乡里也,民饥甚;朝廷虽赈以金帛,惠未及者十五六。”帝恻然,命赈粮,至是复令免三路及济南等郡县民租之半。

  夏,四月,丙戌,镇安路总管岑修广为弟修仁所攻,来告,命湖广行省辨治之。

  戊戌,米洞蛮田先什用等结十二洞蛮寇长阳县,湖广行省遣九姓长官彭忽多布哈招之。田先什用等五洞降,馀发兵讨之。

  修夏津、武城河堤二十三所,役丁万七千五百人。

  以虞集为翰林学士兼国子祭酒。集尝因讲罢,论京师恃东南海运,实竭民力以航不测,非所以宽远人而因地利也。乃与同列上言:“京师之东,濒海数千里,北极辽海,南滨青齐,萑苇之场也,海潮日至,淤为沃壤。用浙人之法,筑堤捍水为田,听富民欲得官者,合其众,分授以地,官定其畔以为限,能以万夫耕者,授以万夫之田,为万夫之长,千夫、百夫亦如之,察其惰者而易之。一年勿征也,二年勿征也,三年视其成,以地之高下定额于朝廷;以次渐征之,五年有积蓄,命以官,就所储,给以禄;十年佩之符印,得以传子孙,如军官之法。则东方民兵数万,可以近卫京师,外御岛夷,远宽东南海运以纾疲民,遂富民得官之志而获其用,江海游食盗贼之类,皆有所归。”议者以为一有此制,则执事者必以贿成而不可为,事遂寝。其后海口万户之设,大略宗之。

  五月,乙巳,修镇雷佛事三十一所。

  罢造福建岁贡蔗糖。

  禁西僧驰驿拢民,始从李昌奏也。

  甲寅,八百媳妇蛮遣子来朝。

  甲子,中书会岁钞出纳之数,请节用以补不足,从之。

  监察御史劾宣抚使多尔济巴勒、学士李达喇哈、刘绍祖庸鄙不胜任。中书议:“三人皆勋旧子孙,罪无实状,乞复其职,仍敕宪台勿以空言妄劾。”从之。

  丁卯,岑世兴及镇安路岑修文合山獠、角蛮六万馀人为寇,命湖广、云南行省招谕之。

  遣指挥使乌图曼镌西番咒语于居庸关崖石。

  庚午,乞住招谕永明县五洞猺来降。

  征处士札实至上都。札实,其先大食国人,后家于真定,博极群籍,见诸践履,皆笃实之学。延祐初,诏以科举取士,有劝其就试者,札实不应;既而侍御史郭思贞,翰林学士刘赓,参知政事王士熙,交章论荐,及是以遗逸征,见帝于龙虎台,眷遇优渥。时都尔苏柄国,西域人多附焉,札实独不往见,都尔苏屡使人招致之,即以养亲辞归。

  六月,癸酉朔,以图哈特穆尔为四川行省平章政事;请终母丧,从之。

  癸未,播州蛮黎平爱复叛,合谢乌穷为寇,宣抚使杨雅尔布哈招平爱出降。乌穷不附,命湖广行省讨之。

  丁酉,遣道士吴全节修醮事于龙虎、三茅、阁皁三山。

  戊戌,遣使祀解州盐池神。

  中书省臣言:“比来郡县旱蝗,臣等不能调燮,故灾异降戒。今当恐惧修省,力行善政,亦冀陛下敬慎修德,悯恤生民。”帝嘉纳之。

  己亥,纳皇姊嘉宁公主之女于中宫。

  道州路栎所源猺为寇,命奇珠督兵捕之。

  大昌屯河决。

  秋,七月,甲辰,车驾发上都,禁车骑践民禾。

  造豢豹氈车三十两。

  丙午,享太庙。

  丁未,绍庆酉阳寨冉世昌及何惹洞蛮为乱。

  甲寅,幸大元符寺,敕铸五方佛铜像。

  乙卯,诏翰林侍讲学士阿噜卫、直学士雅克齐译《世祖圣训》,以备经筵进讲。

  戊午,遣日本僧瑞兴等四十人还国。

  作别殿于潜邸。

  敕:“入粟拜官者准致仕铨格。”

  乙丑,发兵修野狐、色泽、桑乾三岭道。

  戊辰,太白经天。

  河决郑州阳武县,漂万六千五百馀家,赈之。

  大同浑源河溢;檀、顺等州两河决,温榆水溢。

  八月,甲戌,乌伯都拉、许师敬,并以灾变饥歉乞解政柄,不允。

  甲申,享太庙。

  长春宫道士蓝道元,以罪被黜。诏:“道士有妻者悉给徭役。”

  宁远州洞蛮刁用为寇,命云南行省备之。

  辛卯,云南行省丞相伊尔吉岱,廉访副使萨图济岱,以使酒相抵,状闻,诏两释之。

  甲午,以灾变罢猎,罢行宣政院及功德使,免武备寺逋负兵器。

  辛丑,帝次中都。

  鹿顶殿成。

  户部尚书郭良坐赃免。

  作天妃宫于海津镇。

  诏谕廉州蜑户复业。

  盐官州大风,海溢,坏堤防三十馀里,遣使祭海神,不止,徙民居千二百五十家。

  大都昌平大风,坏居民九百家。

  扬州、崇明州大风雨,海水溢,溺死者给棺敛之。

  九月,庚申,帝还大都。

  壬戌,以察纳领度支事。

  戊辰,中书省言:“今国用不给,陛下当法世祖之勤俭以为永图。臣等在职,苟有滥承恩赏者,必当回奏。”帝嘉纳之。

  汾州平遥县汾水溢。

  冬,十月,辛未朔,发卒四千治通州道。

  庚辰,享太庙。

  辛巳,天寿节,遣道士祀卫辉太一万寿宫,敕中书省遣官从行,备供亿。

  癸未,河水溢汴梁路,乐利堤坏,役丁夫六万四千人筑之。

  京师饥,发粟八十万石,减价粜之。

  赐大天源延圣寺钞二万锭,吉安、临江二路田千顷。

  中书省言:“养给军民,必藉地利。世祖建大宣文弘教等寺,赐永业,当时已号虚费。而成宗复构天寿万宁寺,较之世祖,用增倍半。若武宗之崇恩福元,仁宗之承华普庆,租榷所入,抑又甚焉。英宗凿山开寺,损民伤农,而卒无益。夫土地祖宗所有,子孙当共惜之。臣恐兹后藉为口实,妄兴工役,徼福利以逞私欲,惟陛下察之。”帝嘉纳焉,然不能用也。

  江西行省平章巴延迁河南行省平章政事。旧有赐田五千顷在河南,以二千顷奉帝师祝釐,八百顷助给缩卫,自取不及其半。

  十一月,庚子朔,陕西行台中丞姚炜,请集世祖嘉言善行,以时省览,从之。

  宣抚使玛莫哈、李让劾浙西廉访使鄂勒哲布哈受贿,对簿不服,诏遣刑部郎中索珠鞫其侵辱使者,笞之。

  赈辽阳等路饥。

  癸卯,中书省言西僧每假元辰疏释重囚,有乖政典,请罢之,诏:“自今当释者,令宗正府审覆。”

  己酉,作鹿顶棕楼。

  辛亥,追复前平章政事李孟官。

  乙卯,广西透江团猺为寇,宣慰使迈努谕降之。扶灵、青溪、栎头等洞蛮为寇,湖南道宣尉司遣使谕降之。

  戊午,造中统、至元钞各十万锭。

  封诸王特穆尔布哈为镇南王,镇扬州。

  播州蛮宋王保来降。

  己巳,徙上都清宁殿于巴伊勒行宫。

  锦州水溢,坏田千顷,漂死者百人,人给钞一锭。崇明州海溢,漂民舍五百家,赈粮一月,死者钞二十贯。

  十二月,壬午,监察御史贾垕,请祔武宗皇后于太庙,不报。

  敕以来年元夕构灯山于内庭,御史赵师鲁以水旱请罢其事,从之。

  丙戌,以回回阴阳家言天变,给钞二千锭,施有道行者及乞人、系囚,以禳之。

  丁亥,宁夏路地震,有声如雷,连震者四。

  庚寅,赦天下。

  左丞相都尔苏与平章政事额卜德寽勒,以私意欲因赦酬累朝贾胡所献诸物之直,及擢用英庙至今为宪台夺官者,以诏稿示左司都事宋本,本曰:“今警灾异而畏献物未酬直者愤怨,此有司细故,形诸王言,必贻笑天下。司宪褫有罪者官,世祖成宪也。今上御位,累诏法世祖,今擢用之,是废成宪而反汗前诏也。后复有邪佞赃秽者,将治之耶,置不问耶?”明日,宣诏竟,本遂称疾不出。

  召江浙行省右丞赵简为集贤大学士,领经筵事。

  癸巳,作鹿顶殿。

  己亥,命帝师修佛事,释重囚三人。

  置大承华普庆寺总管府。

  御史言:“比年营缮,以卫军供役,废武事不讲,请遵世祖旧制,教习五卫亲军,以备扈从。”不报。

  是岁,亳州河溢,漂民舍八百馀家,坏田二千三百顷,免其租。大宁路大水,坏田五千五百顷,漂民舍八百馀家。死者人给钞一锭。

     ○泰定帝泰定四年(丁卯,一三二七年)

  春,正月,乙巳,御史台请亲祀郊庙。先是监察御史赵师鲁,以大礼未举,言:“天子亲祀郊庙,所以通精诚,逆福釐,生蒸民,阜万物,百王不易之礼也。宜讲求故事,对越以格纯嘏。”至是台臣复以为言,帝曰:“朕遵世祖旧制,其命大臣摄之。”

  庚寅,监察御史辛钧,言西商鬻宝,动以数十万锭,今水旱民贫,请节其费,不报。

  壬子,以中政院金银铁冶归中书。

  甲寅,鹰师托克托病,赐钞千锭。

  戊午,命市珠宝首饰。

  庚申,皇子允坦臧布受佛戒于智泉寺。

  盐官州海水溢,坏捍海堤二千馀步。

  丁卯,浚会通河。筑漷州护仓堤,役丁夫三万人。

  赈辽阳诸路饥。

  辛未,祀先农。

  二月,甲戌,祭太祖、太宗、睿宗御容于大承华普庆寺,以翰林院官执事。

  乙亥,亲王额森特穆尔出镇北边。

  壬午,狩于漷州。

  丙戌,诏同签枢密院事雅克特穆尔教阅诸卫军。

  戊子,进袭封衍圣公孔思晦阶嘉议大夫。时山东廉访副使王鹏南,言思晦袭爵上公而阶止四品,于格弗称,且失尊崇之意,故有是命。

  思晦以宗祀责重,恒惧弗胜,每遇祭祀,必敬必慎。先是庙毁于兵,后虽苟完,而角楼围墙未备,思晦竭力营度以复其旧;金丝堂坏,一新之,祭器礼服,悉加整饬。又以尼山乃毓圣之地,有庙已毁,民冒耕田且百年,思晦复其田,且请置尼山书院以列于学官,朝廷从之。三氏学旧有田三千亩,占于豪民,子思书院旧有营运钱万缗,贷于民,取子钱以供祭祀,久之民不输子钱,并负其本,思晦皆理而复之。五季时,孔末之后方盛,欲以伪灭真,害宣圣子孙几尽,至是其裔复欲冒称宣圣后。思晦以为:“不早辨,则真伪久益不可明,彼与我不共戴天,乃列于族,与共拜殿庭,可乎?”遂会族人,稽典故,斥之。既又重刻宗谱于石,而孔氏族裔益明。

  庚寅,八百媳妇蛮酋来献方物。

  三月,辛丑,皇子允坦臧布出镇北边。

  以纳哈齐为惠国公,商议内史府事。

  癸卯,和宁地震,有声如雷。

  丙午,廷试进士,赐阿拉齐、李黼等八十五人及第、出身。

  潮州路判官钱珍,挑推官梁楫妻刘氏,不从,诬楫不狱,杀之。事觉,珍饮药死,诏戮尸传首。海北廉访副使刘安仁,坐受珍赂除名。

  庚申,遣使往江南求奇花异果。

  辛酉,召翰林学士承旨张珪,集贤大学士廉恂,太子宾客王毅,悉复旧职,陕西行台中丞敬俨为集贤大学士,并商议中书省事,珪仍预经筵事。遣使召俨,俨令使者先返,而挈家归易水。

  壬戌,帝如上都。

  浑河决,发军民万人塞之。

  夏,四月,辛未,盗入太庙,窃武宗金主及祭器。以典守宗庙不严,罢太常礼仪院官。壬申,作武宗主。

  太常博士东明李好文言:“在礼,神主当以木为之,金玉祭器,宜贮之别室。”又言:“祖宗建国以来七八十年,每遇大礼,皆临时取具,博士不过循故应答而已。往年有诏为《集礼》,而乃令各省及各郡县置局纂修,宜其久不成也。礼乐自朝廷出,郡县何有哉!”白长院者,选僚属数人,乃请出架阁文牍以资采录,三年书成,凡五十卷,名曰《太常集礼》。

  甲戌,作棕毛鹿顶楼。

  己卯,道州永明县猺为寇。

  癸未,盐官州海水溢,侵地十九里,命都水少监张仲仁及行省官发工匠二万馀人,以竹落木栅实石塞之,不止;寻命天师张嗣成修醮禳之。

  癸巳,高州猺寇电白县,千户张额力战,死之。邑人立祠,敕赐额曰旌义。

  乙未,禜星于回回司天台。

  湖广猺寇泉州义宁属县,命守将捕之。

  赈河南、奉元诸路饥。

  五月,己未,占城来贡。

  丁卯,罢诸王分地州县长官世袭,俾如常调官,以三载为考。

  元江路部管普双坐赃免,遂结蛮兵作乱,敕复其旧职。未几复叛。

  是月,睢州河溢;卫辉路大风九日,禾尽偃;河南路洛阳县有蝗四五亩,群鸟食之既,数日蝗再集,又食之。

  六月,辛未,翰林侍讲学士阿噜卫、直学士雅克齐等进讲,仍命译《资治通鉴》以进。

  中书参知政事史惟良请解职归养,不允。

  都尔苏等以灾变乞罢,诏留之。罢两都营缮工役;录诸郡系囚。

  辛巳,造象舆六乘。

  甲申,广西花脚蛮为寇,命所部讨之。

  乙未,汴梁路河决。

  秋,七月,己亥,御史台言内郡、江南旱、蝗洊至,非国细故,丞相达实特穆尔、都尔苏,参知政事布哈、史惟良,参议迈努,并乞解职。帝曰:“朕当自儆,卿等亦宜各钦厥职。”

  修大明殿。

  建横渠书院于郿县,祀宋儒张载。

  丁未,敕:“经筵讲读官,非有代不得去职。”

  诏谕宗正府,决狱遵世祖旧制。

  庚戌,遣翰林侍读学士阿鲁卫还大都,译《世祖圣训》。

  乙丑,周王和实拉及诸王雅济格台等来贡,赐金银、钞币有差。

  是月,云州黑水河溢。

  八月,戊辰,滹沱河水溢,发丁浚冶河以杀其势。

  奉元路治中单鹄,言令民采捕珍禽异兽不便,请罢之,敕:“应猎者其捕以进。”

  乙亥,苗人寇李陁寨,命湖广行省捕之。

  庚辰,运粟十万石贮濒河仓,备内郡饥。

  田州洞猺为寇,遣湖广行省捕之。

  壬辰,御史李昌,言河南行省平章政事童童,世官河南,大为奸利,请徙它镇,不报。

  癸巳,谥武宗皇后曰宣慈惠圣,英宗皇后曰庄静懿圣,升祔太庙。

  发卫军八千,修白浮、甕山河堤。

  是月,崇明州海门县海水溢,扶沟、兰阳二县河溢,没民田庐,并赈之。通渭县山崩。碉门地震,有声如雷,昼晦。天全道山崩,飞石毙人。凤翔、兴元、成都、峡州、江陵地同日震。

  九月,丙申朔,日有食之。

  敕:“国子监仍旧制岁贡生员业成者六人。”

  禁僧道买民田,违者坐罪,没其直。

  壬寅,宁夏地震。

  甲子,御史言广海古流放之地,请以职官赃污者处之以示惩戒,从之。

  帝特署敬俨为中正院使,复遣使召之,乃舆疾入见,赐食慰劳,亲为差吉日视事,朝会日无下拜。是月,拜中书平章政事,复以老疾辞,不从。

  闰月,己巳,太白经天。

  帝至自上都。壬申,以灾变赦天下,诏问所以弭灾者。礼部尚书曹元用,言:“应天以实不以文,修德明政,应天之实也。宜撙浮遇,节财用,选守令,恤贫民,严禋祀,汰佛事,止造作以纾民力,慎赏罚以示劝惩”,皆切中时弊。又论科举取士之法,当革冒滥,严考核,俾得真才之用。

  广西两江猺为寇,命所部捕之。

  甲戌,命祀天地,享太庙,致祭五岳、四渎、名山、大川。

  赈建昌诸路饥。

  冬,十月,丙申,享太庙。

  己亥,御史德珠请择东宫官。

  己酉,以治书侍御史王士点为参知政事。

  癸丑,江浙行省左丞相托欢达喇罕,平章政事高昉,以海溢病民,请解职,不允。

  丁巳,以御史中丞赵世延为中书右丞,以中书参议傅岩起为吏部尚书。御史韩镛言:“吏部掌天下铨衡,岩起从吏入官,乌足知天下贤才!尚书三品秩,岩起累官四品,于法亦不得升。”制可。镛,济南人也。

  壬戌,开南州土官阿只弄率蛮兵为寇,云南行省招捕之。

  大都路诸州县霖雨,水溢,坏民田庐,赈粮二十四万九千石。

  是月,中书平章政事致仕尚文卒,年九十二。追封齐国公,谥正献。文为刘秉忠所荐,受知世祖,历事五朝。才识弘远,尝曰:“天下无难事,第恐处之失其要耳。”累召,必勇退。家居,缙绅造之,随其器量大小,必使受益。闻者称之。

  十一月,丙子,平乐猺为寇,湖广行省督兵捕之。

  辛卯,云南蒲蛮来附,置顺宁府宝通州庆甸县。

  以岁饥,开内郡山泽之禁。

  永平路饥,蠲其赋三年。

  阳曲县地震。

  十二月,庚子,发米三十万石赈京师饥。

  定捕盗令,限内不获者,偿其赃。

  癸丑,命中忆右丞赵世延、参议韩让、左司郎中姚庸提调国子监。

  乙卯,翰林学士承旨蔡国公张珪卒于家。

  是岁,汴梁诸属县霖雨,河决。扬州路通州、崇明州大风,海溢。

  平乐、梧州、静江诸猺并为寇,湖广行省督兵捕之。

  前江南行台御史大夫哈喇托克托卒。延祐末,托克托为江西行省左丞相,英宗嗣位,召拜御史大夫。特齐尔先为大夫,阴忌之,奏改江南行台御史大夫;复嗾言者劾其擅离职守,将徙之云南,会特齐尔伏诛,乃解。家居不出者五年,及是卒。后追封和宁王,谥忠献。

  托克托尝即宣德别墅延师以训子,乡人化之,皆向学。朝廷赐其精舍额曰景贤书院,为设学官。其没也,即于中祀焉。

  前翰林学士承旨耶律希亮卒。希亮性至孝,困厄遐方,家赀散亡已尽,仅藏祖考画像,四时就穹庐陈列致奠,尽诚尽敬。朔漠之人,咸相聚来观,叹曰:“此中土之礼也!”虽疾病,不废书史。卒年八十一。追封漆水郡公,谥忠嘉。

上一章』『续资治通鉴章节目录』 『下一章

相关翻译

相关赏析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hnlsjy.com/bookview/942.html

热门诗词

古文典籍

热门名句

热门成语